Tanya Chou's profile

Tanya Chou

Tanya's links:

Desteni I Process Tanya is a Desteni I Process Recruiter. If you like what she does,
join the I Process and you can be supported on your journey directly by her.

Latest Vlogs by Tanya

Tanya's blog

  • Day 627—知道真相後要離婚

    Day 627—知道真相後要離婚



    經常地我觀察到這樣的一個情形,當人們開始了解由Desteni的訊息或產品中所呈現的關於人類一切真相的知識後沒有多久,就開始得出一些結論,並且從事或採取行動改變,但方向上是例如,我要辭掉我的工作,我要離婚,我要離家,離開一個團體…等等,原因是為了要活出真正的自己,要改變生活,或要對得起生命/社會和世界….,我甚至聽到有人的反應是,我不要知道這些真相,因為如果我知道了,我怕我就會離婚或辭職,但我還沒有這個勇氣….
    是的,也許我們知道要前進的這個大方向或許是正確的,但卻仍然停留在知識的層面,而甚至都還沒有了解這些知識的全貌或輪廓,卻似乎已經知道那大概就是要先脫離或整個否定現在的生活方式,那麼這只能說明了,那是我們使用了這個知識體系之名來給予自己一個理由來從事自己長期以來的信念,那多半是不滿意自己的生活,但卻將這些原因外化了,於是那並不是真正在應用這個知識的。
    你可能認為你的工作的性質本身是人類心智後果的產物,或者結論說這個體制和老闆是濫虐的,或者你認為你的婚姻關係或伴侶或家人朋友有問題,...





    Continue »
  • Day 626—衝突中說道理

    Day 626—衝突中說道理


    在和身邊的人們交流的時候,尤其是親近的人,我們常會發現自己經常的就說起道理來了,當中還會包括在心裡面分析對方的語意和口吻,然後就這麼相信了,然後因為這個確信,就依據它來相應的說些道理來告訴對方怎麼去做,在自己的理論和邏輯中,也是這麼的確信或有信心,所以說出來的時候也可以義正嚴詞,唉唉,如果,我們真的願意將這類的事件一個個變成慢動作或依據時間線解剖出來看的話,你會發現這當中絕大部分的對話其實都是無效的。
    我們自己已經長期以來累積的許多信念是僅依據相當有限的經驗和記憶,然後又直接的套用了學習來的好多教條/道德觀/信息而沒有實際的看到自己和對方在生活中的真實發生的是些什麼人事時地物的情境,然後就這麼用上了,之所以這麼愛用,也是因為這些知識的累積過程充滿著正向的/求存的能量,而我們用的時候都以為,自己在說的是一個獨特的自己在針對特定的人和情境的使用,事實上我們說的只是如同電腦程式輸出的自動化反應般,哈,就像是Siri般的程式化的語言,只不過人的心智是更精緻的軟體結構罷了。證據在哪? 簡單的一個就是--自己無限次重複...



    Continue »
  • Day 625—我玩完了

    Day 625—我玩完了




    我觀察到當我已經意識到我自己對某些對象有個隱藏的一面,長時間一直都處在密聊的暗處,直到開始覺察到這個隱藏的人格是無效的並且將它表達出來如同我站在我現在所是的進程的點,將會是一個較有效的溝通和互動方式,比起自己關起門來以為自己處理就可以了將會是更好的方式的時候,我開始付諸行動的表達,而在表達之中和之後,觀察到一些有趣的點,現在分享一下。
    由於是將從未表達過的點表達了出來,於是帶著某種程度的能量,例如成為一種快速的在某種肌肉緊繃程度下的發聲,而我同時意識到我的身體肌肉以及聲音裡面的不同情緒層次,例如焦慮不安、恐懼、受害感、緊張、罪惡感、憤怒、嫉妒…當中也帶著許多心智結構例如自我批判、指責、投射、期待、比較…等等,然後在結束談話後,回到面對自己的時刻,又回過頭來再次的被過去必須隱藏自己的心智人格淹沒,開始恐懼自己做了這些表達之後會遭遇到的一切狀況,例如:我完蛋了、我無路可走了、我自毀前途了、我不值得了、一切要結束了…現在人家是怎麼看我的….
    好的,那麼這該如何? 我首先要說的是,縱使...






    Continue »
  • Day 624—默默處理自己

    Day 624—默默處理自己



    在談到一個我在進程中看到的一個恐懼點之前,我想先聊一下自己在這個過程中經常面對的一個點,那就是關於一些認知/理想/信念—“這個我會自己跟自己搞定”; “等到這個心智人格模式我自己處理完之後,就沒有問題了”。
    過去沒有留意到的是,在這類的想法之中,我認為這個是在自我成長的過程中一個自我負責和相當獨立自主的面對自己的方式,但沒有在其中看到的是,在認為自己這樣的獨立作業的習慣是個優勢和優點的時候,我悄悄的給了這個想法一個正面的價值和能量,而其實更深層的背後有著一些兩極的信念在支持著。例如—“這事情我都清楚該怎麼做了,不需要再去跟沒有很了解我的人來討論來增加誤解和麻煩”, “如果他人知道了我仍然有這問題,那麼他們會怎麼看我? 最好不要冒這個險讓他人評論我和看低我。”
    好的,每當說到兩極的時候,我們就在這些相關的自我定義的字詞中去看自己在當中恐懼的是什麼,慾望的是什麼。所以在這裡我認為自己相當獨立自主的進行自我療癒或成長或擴展的同時,我認為我一向不大需要太多的指導和提醒,因為我成長過程中多數的師...





    Continue »
  • Day 623—things that changed easily

    Day 623—things that changed easily



    As I am changing myself in real time in this process while been taken over through the mind pattern, I found a situation that is within those things seemed easily to change, and after I thought I had made a correction and walked out of the pattern and then experienced several times of the similar situation, for example the same picture and inner conversation, then I told myself what I have been realized, and I put it down, thought it h...



    Continue »
  • Day 622—容易改變的小事

    Day 622—容易改變的小事


    在我現階段盡可能地在被心智模式接管的當下改變自己的進程中,發現到一個現象,就是在那些看來容易改變的小事裡面,當我以為輕易的做了改變而走出這個模式之後,同時往後也經歷過了幾次的這樣的情形,例如同樣的畫面和內在對話,然後我告訴自己已經領悟的事情,然後放下,以為已經沒有事情了,卻在後面因為另一個刺激的引發,發現同樣的模式竟然又成為難輕易超越的能量顯化,於是必須再次使用較長的時間面對處理的情形。現在分析了解一下這個過程是怎麼一回事。
    首先,當一個模式出現之後,我以為徹底的做了一個層面的解構,卻忽略了同時已經涉入另個層面的結構。例如當某人A在我面前說到另個人B在某事物上面的成就時,我感到不舒服,當下我看到明顯的是我與那個人做了比較而產生競爭,於是那是忌妒的結構,於是我便去解構那個忌妒層面,但是同樣與A對話的畫面仍然出現並仍不舒服,以為解構了就放下,但放下幾次後,發現當在現實中與A又出現了類似的對話時,我反而即刻產生更大的能量反應。然後才發現我對於A在我面前說這件事情也產生了敵意,卻是我先前忽略的結構,因為我同時對A...



    Continue »
  • Day 621—我的上台經驗 4

    Day 621—我的上台經驗 4


    再接著談一下上台演講的一些相關話題。關於是否需要口才技巧,關於是否要準備笑點哭點,以及關於回答觀眾的提問與突發狀況的應變。
    有許多人面對人際交流或需要上台講話的準備時,總是直接的連結到要訓練口才技巧的考慮,就我的觀點來看,口才或說話技巧的訓練的需要除非是面臨基本的會話能力有需要矯正以便於能夠在說話時達到溝通的目的時才真實的需要,例如有口吃或發音不準確的狀況的需要,因為你如果注意到那些被你評論為口才技巧好的人的演講內容,除非能夠與你關心的議題有所連結或實用,否則技術再好你也不會記得他們說了什麼,除了你所留下的那個評論,人們會記得的往往是能夠對你的生活有所助益和相連結的,因此你僅要發揮自己的創意來令人們記得你將要傳達的事物即可。那或許需要收集些資訊和多做練習,甚至若能夠在台上的時候足夠穩定和專注即可做到,卻不一定要所謂的技術訓練。
    在我的百場講演的經驗中,我經歷過聽眾們各種的反應都非事前設計過的效果,各場次的互動情況也可能很不一樣。例如總是在一群人有看到有的人有興趣聽而有的沒有興趣,有些時候人們會...




    Continue »
  • Day 620—我的上台經驗 3

    Day 620—我的上台經驗 3



    在我轉任行動心理師之後,我開始在幾所社區大學連續的開設非結構性的人際關係團體,持續的訓練自己的帶領能力也同時在各種諮商經驗中學習通過所有在諮商關係當中的議題,當然也一直將我自己的心理學知識應用到自己以及與所有他人的相處上面。現在回頭看也發現在這當中的每一項工作型態都是由最開始的無比的焦慮起頭,然後在裡面摸索領悟和實踐於是終於到最後可以輕鬆自在如同工作是生活的一部份的過程。
    在這期間我有一個到佛光山演講的經歷。當時的任務是要面對百位的出家眾講演如何在對外助人過程中處理自己的情緒議題,也就是心理學中的界限/界域問題,當時我心中有的疑慮是,那時我能夠看到佛學也已經能將這道理說明得完全,難道出家眾們仍不了解這些知識道理嗎?而且修行的人不是也正是實踐佛學的人們嗎?但又認識到他們會邀請心理專業的人士演講就顯示他們也同時需要這方面的角度或語彙來協助他們從事助人的工作,因此我便放下心正常的準備內容,當天見到出家眾們分享了自己的經驗和領悟後,才發現到其實他們和一般人對於心理狀態的瞭解和領悟狀態是幾乎一樣的,僅...




    Continue »
  • Day 619—我的上台經驗 2

    Day 619—我的上台經驗 2
                                             

    因此在大學時代我奠基了上台演講的態度和使命的應用實踐,這情況在到了美國念研究所的時候又有了額外的挑戰,在美國我念的是歐陸哲學取向的心理學,那時我的英語程度除了讀寫的基本水準以外,是聽力不佳也幾乎不敢與人對話的,那是口語的英文和學術的英文的應用方面的差異,當時觀察到很有趣的一點是,我發現雖然日用英文上有困難,但是在哲學與心理學的理解上卻是優越的,那時候念的海德格與黑格爾哲學對許多母語是英文的同學而言也幾乎像是外國語言。故此在這個優勢上,一次介紹黑格爾的精神現象學的同組報告中,同學老師們都很驚訝的發現我這個平時英語破破的同學,竟然是他們唯一能夠聽懂解說這個學問的人。由這個經驗中,我學習到,甚至在不精熟的語言使用中,只要能...


    Continue »
  • Day 618—我的上台經驗 1

    Day 618—我的上台經驗 1




    在我的諮商工作中經常遇到學生和客戶面臨上台的說話焦慮經驗,在此我分享一下我個人在這個區塊的發展過程。
    我由一個情緒極端的幼兒長成到一個可以穩定自己情緒的漫長自我療癒/校準的過程中,一個具有代表性的成就,便是我的上台演講經驗,也就是由最開始在小學班級裡面的說話課中站在台上只能低著頭說給自己聽,一直到現在站在千人面前也能夠在僅有主題的情況下由開始一直說到結束而能穩定表達的一個改變。
    我怎麼做到的。可以由好幾條線來講。可以由我如何經由了解我的情緒感受而克服它們的過程。可以由我如何經由不斷地給自己機會練習上台的嘗試錯誤的過程。也可以由我上台的出發點和使命的過程來講。其實這些過程總是合併一起進行的,它根本其實包含了我所有人生的找尋和領悟和實踐。但我就挑些明顯的經驗和例子來說明在當中領悟和改變的過程。
    關於上台演講的恐懼,記得在我六歲第一次上台的時候,看到自己只能低著頭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說給自己聽,我知道我比其他人更為害怕,而且也因為我和其他人不同而羞愧,而且似乎理所...







    Continu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