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ya's Blog

Tanya Chou

Day 625—我玩完了

Day 625—我玩完了




我觀察到當我已經意識到我自己對某些對象有個隱藏的一面,長時間一直都處在密聊的暗處,直到開始覺察到這個隱藏的人格是無效的並且將它表達出來如同我站在我現在所是的進程的點,將會是一個較有效的溝通和互動方式,比起自己關起門來以為自己處理就可以了將會是更好的方式的時候,我開始付諸行動的表達,而在表達之中和之後,觀察到一些有趣的點,現在分享一下。
由於是將從未表達過的點表達了出來,於是帶著某種程度的能量,例如成為一種快速的在某種肌肉緊繃程度下的發聲,而我同時意識到我的身體肌肉以及聲音裡面的不同情緒層次,例如焦慮不安、恐懼、受害感、緊張、罪惡感、憤怒、嫉妒…當中也帶著許多心智結構例如自我批判、指責、投射、期待、比較…等等,然後在結束談話後,回到面對自己的時刻,又回過頭來再次的被過去必須隱藏自己的心智人格淹沒,開始恐懼自己做了這些表達之後會遭遇到的一切狀況,例如:我完蛋了、我無路可走了、我自毀前途了、我不值得了、一切要結束了…現在人家是怎麼看我的….
好的,那麼這該如何? 我首先要說的是,縱使自己以為已經獨自完成了寬恕解構而能夠超越過去的模式而活出不一樣的自己時,由於必須回到過去在事件的當刻中尚沒有通過的事物,我們總是還得去經驗到非常類似的情緒能量模式,而可以說每一回的重新的面臨都是一個新的考驗,考驗我們在這一刻裡面可否由心智中走出來,可能我們走出了一部分,但又同時顯現了一部分的能量和其它人格模式在其中,待我們去在下回的時候繼續地走出來,而當中必須沒有放棄和堅持自己的責任和紀律。然後每一回還沒有通過的部分事件又有新的看見和領悟來協助自己做解構並待未來再次通過直到真正的通過。
而關於在事後的一連串與”我完蛋了”的秘密心智和恐懼能量中,我們可以同時為自己看到明顯的自我愚弄的點,在這裡可以自問的是—在此之後我到底真正的失去了什麼? 我們過去所執著的那些美好到底是真的嗎? 好在哪裡? 要付出什麼代價? 自己此刻到底在哀悼的是什麼? 如果願意自我誠實地在最廣視野的物質現實中回答這些問題,你會發現你要捨去的不過就是那虛構的能量現實,它過去帶給自己的美好也只是能量,而那一點點好的能量追求要我們付出一生的代價去束縛和困惑和削弱自己,甚至就在自己擔憂恐懼的此刻,除了讓自己的身體承受更多的痛苦外,我們根本並沒有失去什麼。我們擁有一切我們已經有的生活和創造的機會,身旁的人事物依然進行著各自的活動,而我自己正處於一個決策的時刻,我要繼續消沉在這個心智的哀悼和懷疑等等的固執之中,或者在這一刻看見我擁有我的自我導引的能力在當中掌握和擴展我的人生。

DIP線上課程—學習如何超越心智系統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f=9&t=690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